六个面的骰子

混杂or三次狗,咸鱼王小队长,从来不翻身。

这是一个gay里gay气的咸鱼寮(没有咸鱼,cp夜崽青)

产粮玄学
流水账ooc
cp一锅烩(大概

若能接受↓


我怀疑我寮是个基寮。
还不是那种正经好好基好好搞gay的寮。
你们见过
……
夜叉大师突突狐搅和在一起纠缠不清的吗!?
啧,我突然后悔收了妖狐这崽子了。
不过……看在他努力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的份上,算了。
这事儿说来话长,我长话短说。
前几天,我照例去画符,也没抱啥希望,只见“嗡”的一声一只白紫挑染的毛团子出来了,我推了推本体四百度一周没洗两天没擦的眼镜
…嗯?
妖狐崽子???

哦豁。
内心毫无波动甚至不想养,你们知道有一只大师在就五叉起步上不封顶暴击比平A多的叉子,是啥感受吗?

不知道,下一个。

咳,扯远了。
咸鱼寮嘛,平时怎么可能有蓝蛋呢。
我随手塞给了突狐一个红达摩一个天邪鬼赤,崽子你咋吃都成记得别夹生了,微笑。
等狐团子啃完了长大了点儿,我看了看不知道哪天寮办小姐姐给的加成符。
叹口气把小狐狸送进结界,出来拍了拍狩衣,清清嗓子:
开饭了——今天不吃鱼籽寿司!!!




……你看,主力都在。

走走走去给新孩子刷觉醒材料~回来给吃椿饼~你们五个分一块☆

众式神:……mmp,这破寮吃枣药丸

开局广场舞团长发挥出她最好的状态,痛骂了自己一声傻兔。

沉迷罪罚的白裤筒子用光脚丫子蹭蹭地:日了黑童子了,我忘记老父亲把我衣服洗了这套没鞋。疼到不触发破势。

躲兔子后边儿撸孔雀的我拒绝背锅,转了个圈圈召来星陨。呀——感觉最近又仙女了呢——(打他)

一波带走~
好吧只有小怪。

瞅了眼围观席上乖巧.JPG的大师,语重心长的拍拍叉子肩膀,加油反正回合制☆

叉子听了,一甩自己基佬紫的秀发,抖了抖丁字胖次,抬手一记黄泉之海

一下,未暴击。

哦。

好叉子,不怪你





怪你家大师啊?!

就很气,啃着隔壁神乐送来的烤香鱼,把鱼籽寿司往自己反方向又推出段距离。

刚刚在庭院中觉醒的狐崽卸下了面具,露出本来俊秀可人的面容,笑着向我走过来,用少年特有的独特嗓音对我开口:

“ 谢谢阿妈 ”

……阿妈你个大天狗!

我觉得这是原则性问题,于是把狐狸带进平时召唤室旁边那个小黑屋,掀开狩衣下摆跟他谈人生谈理想,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崽子再也不叫我阿妈了。

改叫变态。

哦,差不多开始进入正题了,啊你说我为啥才开始说正事?

老子废话多成么。从语文老师口中说那就是铺垫,铺垫你知道吗?

净瞎鸡儿扯淡。

等主力都吃完一口嚼椿饼,我挑挑拣拣把打火机放飞让他跟小姐姐们去玩了,领着其他式神带上妖狐去打大蛇。

几场御魂刷下来,我决定养狐崽子了。太欧了。

我头一回亲眼看见狐狸突十几下。

一个字儿

壮观。


无意间做了个悬赏,我回了院子一趟,交完悬赏……领到了觉醒加成符。

好耶又可以看一叉子了
捧读。

挑了个咸鱼打起来时间有点长但妥妥过的层数,把大师从围观席上请下来,万一叉子一激动叉七下呢。

日常被小怪怼,有只小怪是跟和尚有仇还是觉得自己太丑大师太好看,一个暴击咬过来。

我在后边看着都觉得疼,本来想用目光鼓励鼓励叉子怼对面欺负你媳妇那帮麒麟的。

一阵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从我耳边过去,woc计数君呢?!!计数君呢!?

系统提示:你的连击计数君已阵亡。

我等突崽突完转头跟他想说点啥,被小狐狸样子吓了一跳。

因为刚发过大招还连击多下,头上微微出汗,液滴顺着鬓角落在快速起伏的胸前,眼球周围因为生气而微微发红,一副对面那小怪跟自己家小姐姐学♂外♀语的样子。

哦豁,我好像知道了什么。

来灯姐啦——咱寮叉子绿了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废话有点多不能一次完,可能会分三次更,看心情。
如果小可爱大宝贝你看到了这里的话,请点个小心心或者评论下让我感受到你的存在好吗?
比哈特♡

都是游戏维护搞的事?【法泷法】

ooc ooc ooc

 警告:前方疑似少女泷出没,注意避雷。作者文笔渣成粉末,若在阅览过程产生任何不适,请及时跳转页面或将屏幕砸碎,谢谢合作。

祝忍受我废话看到这里仍未点叉的小天使们,食用愉快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

…所以

…到底

…为什么

……会变成这样啊?

盯着和正和自己同被共枕(?)的美型执事,泷谷真这么想着。

请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两小时。

一如既往的日常结束后,泷谷真揉了揉肩窝,双脚在踩在地板上蹬了下,转椅顺着力往后移出半米,起身对身后正在肝游戏的同居对象开口

“法夫君今天也要通宵吗ヤンス?”

“不通宵。”

“那么在下先睡了ヤンス……欸?”

泷谷一时没反应过来,用刚摘下眼镜的手挠了挠后脑。

我没听错吧,一向坚持每日在线21小时的网瘾少年……今天不通宵了?绝对是早上起床的姿势不对。

愣在原地的泷谷真这么想着。

“今晚不通宵”

好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疑惑,被称作“法夫君”的长发男人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。“游戏从十二点开始维护,可能要持续明天上午,啧。”

用了两秒时间脑内迅速风暴消化完对方简而意赅的话语后,泷谷真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深刻理解了,未雨绸缪这个词的教育意义。

最怕空气突然尴尬。

因为同居对象——法夫纳或者也可以称作大山猛的男人,不,准确的说,应该是龙,刚刚搬过来不久,再加上龙不需要睡眠这一项……泷谷完全没有准备两个人的床上用品。

盯着明显是单人份被褥和只有一个的枕头,虽然感觉有些不妥,但也只能这么挤一挤了。

幸好当初为了舒服买的很大号……这是泷谷真能找到唯一能安慰自己的理由了。

“那么,晚安,法夫君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在法夫纳声若蚊呐的问候语后,泷谷闭上眼睛和往常一样,意识渐渐模糊,慢慢处于睡意朦胧状态

个屁啊?!

完全睡不着啊好吗!

突然睁眼。

因为完全没有和家人之外的人睡过觉,泷谷现在觉得,背对着自己的,好像是个定时炸弹。

越想睡着就越睡不着……闭目养神将近半个小时泷谷真决定放弃挣扎,下意识的翻了个身。盯着法夫纳的脸,开始思考人生。

不得不说法夫君的人形形态颜值真高啊…美型执事什么的……很让人欲罢不能啊。泷谷内心里将托尔以及小林感谢了千万遍,能和兴趣爱好相同的龙在一起生活,之前可是完全做不到的,虽然并不是没有想过,毕竟阿宅的脑回路比起常人可能更脱离现实一些。

在得知托尔阁下是龙时,确实很震惊,但更多的是——惊喜?自己向往的世界好像真的存在,今后突破次元壁去往ACG世界这种事情…说不定也可以做到。

脑内神游的泷谷盯着眼前男人浓密纤长的睫毛,全然没注意对方其实并没有入眠。

”睡不着吗?”

“?! ”

被突然睁开眼睛的法夫纳吓到,泷谷略微睁大了瞳孔,反应过来后随即摇了摇头,几根不安分的头发顺着脑袋摩擦枕头的动作翘了起来,配合着人原本清秀的脸颊竟然显得有点呆萌。

“上一次和别人一起睡已经是很久之前了,可能会有些不习惯…啊不过法夫君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哦?”

露出标准的泷谷真式微笑后,这个涉世未深的程序员仿佛想到了什么,抿了抿唇后说出了一句类似于恋人之间告白的话语。

“要是能和法夫君一直这样……就好了。”

呸。好像说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话,泷谷真一边在内心吐槽自己一边想着怎么圆回来。前段时间看到的番里的台词?不不不这种台词只有少女漫才有吧……

“可以哦,如果你想的话,可以一直持续下去。”被表白的龙依旧是万年面瘫脸,泷谷却觉得自己被一头龙,撩到了。

于是就有了现在这种情况,不知道什么时候,法夫纳已经睡着了,平稳的呼吸喷洒在耳边,泷谷真只觉得被对方气息所触碰到的地方一阵阵的发烫,逐渐蔓延到脸上,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刺激着鼓膜,到最后全身变得灼热起来。

预料内的,彻夜无眠。












“小林さん,早上好…”

“早上好泷谷”身着白色工装的单马尾平胸女性习惯性的朝人打了个招呼,却被对方浓重的黑眼圈和及其不妙的阴沉气场吓到了。

“没问题吧…你”有些担心挚友(?)的小林这么问他。

“只是突然失眠了…也不能说是突然。总之没问题的,大概。”

“…我知道了,有问题随时找我帮忙哦。”

“嗯”

午休结束后,小林觉得泷谷的状态从原本通宵过后的精神不振变成了……明明顶着吓人的黑眼圈却还面带微笑,甚至有些…类似恋爱中的粉红气息?

想到这里的她拿起马克杯喝了口咖啡,顿时觉得后背一阵恶寒。

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感谢食用,顶着瞌睡码完了…

如果喜欢的话请点个关注或者小心心吧,欢迎dalao捉虫!如果觉得哪里不好还请指正!

以下是小番外?关于泷谷午休时接到的法夫纳桑的简讯V

To.泷谷

今天我想吃蛋包饭

…甜的。

from.法夫君

To.法夫君

好(°∀°)ノ❤

from.泷谷真

看完第六集按耐不住吃粮的欲望打算自割大腿肉(bushi)
提前立个Flag,ooc不可避免肯定有。
大概是同居生活中因为游戏维护法夫纳阁下“不得不”去睡觉,然后就有了同一个被褥隔着单薄的布料蜜汁肌肤接触?(手动滑稽)
嗯大概就是这样……可能…不出意外的话…周末会码完。